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回 爱恨之间沧狼行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11 编辑 :本站 / 130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回 爱恨之间沧狼行最新章节

沐兰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有点明白了,柳生大哥的意思是,因为他们三个都指望着别人,所以都不会出重手,大师兄不会在这三掌中受太重的伤,是吗?”柳生雄霸点了点头,正色道:“是的,因为谁都知道沧行的打法是不顾自己性命的,越是受伤严重,则越是把生死置之度外,这三人都是沧行的死仇,沧行就是拼了命不要,也会拉一两个垫背,所以受伤的沧行最可怕,而他也肯定会优先攻击在前面受伤最厉害的家伙,因此他们更是会留有余地,就算最后三个一起上,也是以自保为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就给了沧行各个击破,迅速解决战斗的机会,沧行,我说的对吗?”李沧行冷笑一声:“你说得很对,柳生,我以前真的是低估你了,虽然知道你很聪明,却不知道你有如此深的城府。

”沐兰湘厚厚的小嘴唇不自觉地嘟了起来,疑道:“大师兄,柳生大哥,你们,你们今天怎么这样怪怪的,有什么问题吗?”李沧行心中一动,在这个时候,自己的死生都可以置之度外,可是自己的两个女人,尤其是沐兰湘,他却是不忍受到半点伤害,他连忙说道:“不,师妹,我们没事的,我只是,我只是可能有点小心眼了,对柳生偷听我们,我们之间的谈话,有些生气吧。 ”柳生雄霸冷冷地说道:“沧行,我以前可一直没有兴趣听你们之间的密语,但现在沐姑娘已经说了要离开你,你们已经不再象以前那样是情侣,是夫妻了,而且此事事关重大,涉及沐姑娘的安全,我既然答应了你要保护她,就容不得有半分闪失。 至于我们的事情,等这次的事情过了之后再说。 ”李沧行咬了咬牙:“一定。 ”沐兰湘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

疑云更盛,她的嘴角勾了勾,看着李沧行,密道:“大师兄。 你们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呀,是不是,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让你们有了误会?”李沧行的心如刀绞,一想到自己接下来这一战。 虽然嘴上说得好像手拿把攥,其实自己心如明镜,很可能这回不能活着回来了,要不是刚才柳生雄霸帮着自己一通解释,还真不知道如何收场。 刚才李沧行至少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小师妹的心中,仍然有自己,心心念念所爱的人,仍是自己,只是不知道她被柳生雄霸趁机占有。 甚至怀的孩子都是柳生雄霸的,这个残酷的真相一旦被她得知,她会是如何的反应?思来想去,也许只有自己拼了这条命,与冷天雄,赫连霸,陆炳,还有宗主这些大魔头同归于尽,让柳生雄霸照顾小师妹一辈子,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李沧行转头看了一眼屈彩凤。 这位绝色佳人,这会儿因为被制住了所有穴道,连眼珠子都不能转一下了,可是刚才三人的对话。

她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尽管她不知道柳生雄霸和沐兰湘的事情,可是自己现在心中所想的,尽是小师妹。 刚才自己说了这么多话,甚至没有一句提及到身陷敌手的她,也未出一言安抚。 只怕她现在的心中,也是幽怨与伤心并存,痛苦地无以复加,想到这里,李沧行甚至不敢去看屈彩凤的脸,只能心中暗叹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爱恨纠缠,徒负两位佳人。 李沧行想到这里,狠了狠心,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无论如何,都得慧剑斩情思,他冷冷地回密道:“师妹,你太敏感了,我跟柳生只是在如何保护你的问题上有点分歧罢了,我们仍然是最好最亲的兄弟,可以托付以生死,若非如此,我又怎么舍得让他全程保护你呢?”沐兰湘轻轻地一声叹息:“大师兄,我,我是不是很讨厌,很惹人烦?即使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我还是这么任性,还是让你分心,难过,都是我不好。 ”李沧行摇了摇头:“不,不是你的错,是造化弄人,所有的错,都是错在我一人,师妹,我为我的行为,向你道歉,等打完这仗后,我一定会和你好好解释所有的事情的,我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不会再有任何误会。

”沐兰湘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什么?大师兄,你想起来了吗?”李沧行看了一眼柳生雄霸,心中一股恨意油然而生:“是的,想起来了,还是柳生兄弟帮我回忆起来的,这个事情,我可真得好好感谢他。 ”柳生雄霸面无表情,冷冷地回道:“好说,好说,咱们是好兄弟嘛。

沧行,我会继续保护好沐姑娘的,你不要担心,屈姑娘那里很危险,她现在更需要你。 ”沐兰湘如梦初醒,看着远处的屈彩凤,心疼地说道:“大师兄,屈姐姐她,她是为了帮助我们,才会中了陆炳的暗算,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救她。

”李沧行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小师妹,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出彩凤的。

”正在这时,李沧行的耳边突然传来陆炳那如同金铁相交的声音,直奔他的内心,这显然是密语而非直接开口:“嘿嘿,天狼,跟你那如花似玉的小师妹说什么情话呢?这回不让我老人家好好听听吗?”李沧行心中一股无名火起,厉声回吼道:“闭嘴,陆炳,你这小人,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当年我和小师妹的误会和分开,都是因为你在白驼山庄边的小树林里偷听我们的情话,告诉凤舞,才让她假扮小师妹,害我们分开这么多年,陆炳,别的不说,光冲着这一点,我就应该杀你一万次!”陆炳冷笑道:“好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救了你多少次,你怎么不说?再说凤舞连我都骗了,是宗主指使她干的,你现在反而冲着我来,是不是脑子坏了?”李沧行闭上眼睛,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当他重新睁开眼时,情绪已经变得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