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偷香高手 第2147章 故技重施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发布时间:2019-07-11 编辑 :本站 / 48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偷香高手  第2147章 故技重施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偷香高手第2147章故技重施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宋青书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地答道:“信归信,姑娘挖了过后要装得回去才好。 ”  “本姑娘岂止能将眼睛安回去,杀了你都能将你救活,要不要试一试?”少女微微上扬的嘴角显示她此时正强忍着笑意。   “不用试了不用试了。

”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捏着她的剑尖挪到一边。   少女显然也没有真正伤他的意思,顺势将剑收回鞘中:“怎么,在姐姐那里吃瘪了,又来我这里讨没趣?”  “你看到了?”宋青书一怔。

  少女自然便是高丽的傅君瑜了,客观地说,她的脸蛋儿比姐姐傅君婥还有娇美几分,不过傅君婥身上有一股独特的冷傲高贵气质,综合起来两人倒也算是梅兰竹菊各擅胜场。

  傅君瑜哼了一声:“隔得老远就看到你贼眉鼠眼地从姐姐那里过来。

”  宋青书一真郁闷,自己现在的气质真的那么差么,一定是贾宝玉长得太娘,给了人这样的感觉,嗯,一定是这样。

  “你也不必白费心机了,我这里也没什么可说的。 ”傅君瑜直接转身便走,身影纤柔动人。   听她语气不像傅君婥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宋青书急忙追了上去:“小姐姐别走啊,行行好帮帮忙,只要你能帮我,让我干什么都愿意。

”  崔沆离奇被杀一事让他总觉得其中有什么阴谋,不尽快查出凶手,总觉得会对自己不利,所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至于这幅谄媚的样子,损失的节操什么的,反正都是贾宝玉那小子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小姐姐?”傅君瑜玉色般的脸颊微微一红,“你这人真不害臊,明明年纪比我还大。

”  宋青书笑嘻嘻地回道:“正所谓达者为先,姑娘剑法这么好,我尊称一下也是应该的。

”  傅君瑜轻哼一声,不过看得出来她对这新奇的称呼还是挺受用的:“真的让你干什么都愿意么?”  “这是自然!”宋青书拍着胸脯保证,心中却暗想反正要不了多久你们就要回高丽了,到时候来个不认账就好,丢的也是贾宝玉的脸。   “那好,我要那个!”傅君瑜青葱般纤巧的手指往天上一指,之前刚刚下过一点小雨,如今太阳出来,天空上一道彩虹若隐若现。   宋青书一脸为难:“小姐姐你这不是诚心为难么?要不换一个其他的吧。 ”  “你自己说的什么都行,做不到就算了。 ”傅君瑜眼睛里尽是狭促之意,这油头粉面的臭小子,不给点颜色瞧瞧不知道姑奶奶的厉害。

  “真的只要我将彩虹送给你,你就会帮我么?”宋青书脸上纠结,心中却笑开了花,这些女人怎么就没点创新意识呢,刚好撞到自己门口来了,要知道他身上随时带着几块三棱镜呢,平时组合一下成凸透镜来取火,偶尔还可以单独拿出来骗骗小姑娘。

  “当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傅君瑜不认为对方真能把彩虹摘下来。

  “那把手伸出来……”宋青书从怀中摸出一块三棱镜。   “你要干什么?”听到他的话,傅君瑜不由一脸警惕。

  “你不把手伸出来我怎么把彩虹给你?”宋青书直接抓住她的手腕扯了过来,然后三棱镜对准太阳光调整着角度。   手被一个男子握住,傅君瑜正要发怒,忽然身子一颤,看着手中漂亮的彩虹,一双眼睛不由瞪得老大。

  “别动。 ”见她下意识要握拳去抓彩虹,宋青书急忙重新抚平了她的手掌,若是换作平时被他这样摸,傅君瑜早就一剑刺了他一个窟窿,但此时此刻她注意力全被手中彩虹吸引,整个人都在震惊之中,根本没注意到这一切。   看着她吃惊时可爱的样子,宋青书暗暗感慨,这好像不是我第一次用这方法了,上一个姑娘是谁呢?  他不禁想起前世一个男明星用同样的心形石头骗几个女人的故事,一时间面色有些古怪,不过很快安慰自己,再怎么说自己这技术含量也要高点。

  “你怎么做到的?”傅君瑜惊喜交加地望着他,此时宋青书的形象在她眼中大为不同,之前只是个油头粉面的纨绔子弟,如今浑身却仿佛笼罩了一层神秘光环,看着仿佛也要顺眼很多。

  宋青书将三棱镜塞入她手中:“你管我怎么做到的,现在彩虹已经给你了,该你履行诺言了。 ”给这个年代的人解释光谱,不同频率的光对相同介质的折射率不同?他可没闲得这么蛋疼。   傅君瑜欢喜地将三棱镜捧在手里,轻咬嘴唇,闪过一丝害羞之意,不过马上恢复了过来:“好吧,你想知道什么?”  “你觉得你们使团内部谁最有杀人动机?”宋青书对高丽内部的情况并不了解,所以才需要亲自来打听。   “你就不怀疑我和姐姐是凶手么?”傅君瑜好奇地打量着他。   宋青书笑着说道:“两位姑娘生得如此美丽高贵,又怎么会干出那样龌蹉的事情。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心头却是一凛,那些侦探片的尿性,往往最不像凶手的就是凶手,自己可不能犯这个错误。

  “虽然知道你是在拍马屁,但本姑娘听着还挺高兴的,”傅君瑜不再像之前那般拒人于千里之外,表情柔和了许多,“最有动机的莫过于大将军金若先了,我们高丽如今大权掌握在权臣崔瑀手中,如今崔瑀年纪已大,崔家继承人的问题摆上了日程。 不过崔瑀并无嫡子,金若先是他的嫡女婿,为人又很能干,所以崔瑀有心栽培他为继承人。 ”  “但崔瑀还有几个庶子,比如崔沆,当然不甘心看到这一幕发生,一个个视金若先为眼中钉,”傅君瑜犹豫了一下,补充道,“前段时间我无意间听闻崔沆和手下商量,想除掉金若先,很有可能是金若先得知这一切,先下手为强。 ”  宋青书听得暗暗咂舌,看来只有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权力利益的斗争:“你既然探知到崔沆将对金若先不利,难道就没有阻止么?”  “他们崔家的人自己狗咬狗,我为什么要阻止?巴不得他们来个同归于尽呢。 ”傅君瑜一副看白痴的目光盯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