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靠整容续命的爱情,终究是场悲剧陈洪生背景

发布时间:2019-07-08 编辑 :本站 / 183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靠整容续命的爱情,终究是场悲剧陈洪生背景

"备受摧残后的容颜,爱还是不爱?"金基德的作品总离不开爱与孤独的主题,其中的隐晦和婉转,一度让我十分费解。

而这部片子,虽被不少粉丝与他以往作品拿来比较后,贴上"平淡","一般"的标签,但对于我个人来说,仍然是我最为喜爱,并且思考最深的影片。

相对于《时间》这个片名,我更喜欢它的另一个译名:《欲望的谎容》。 如果爱只是原始的欲望,又何必为它释以高尚情感的注脚。

爱情中相貌能否敌得过时间?影片里的一对情侣试图诠释着答案。 世喜和智宇交往已经两年了,随着时间一同流逝的还有伴侣之间的信任。 世喜开始觉得智宇厌倦自己,不但在做爱时要求智宇把自己想象成别的女人,甚至智宇与任何女性接触都会让她勃然大怒。 智宇即使迁就,也避免不了事态愈演愈烈,终于在一次争吵之后,世喜失踪了。 在这之后,智宇经常去两人一起游玩的小岛散心。 在岛上智宇邂逅了一个女子,他觉得她很像世喜,但是不同的样貌时刻提醒着他,这是一个全然不同的女人。

这个叫做思喜的女子,触动了智宇内心有关世喜的记忆,又或者,完全出于一种最原始的欲望。 "你还在等她吗?""有时等,有时不等。 "智宇开始与思喜交往,但他不知道的是,思喜正是整容之后的世喜。 此时此刻的世喜,一边希望智宇爱上现在的自己,又不想让智宇忘记过去的自己。

她走进了自己的悖论里,一次又一次经历着折磨。 如果爱真的是心灵的契合,又何必在意自己的容颜可以为对方带来新鲜感。

他从你眉眼之中得到的慰藉,又能持续多久呢?知道了事实真相的智宇,带着惊讶和愤怒走进了整容医院,变换了容貌,流于人海之中。

世喜则在他们约会的咖啡馆,一次又一次牵起陌生男子的手,一次又一次与陌生男人接吻相拥,只为了找到曾经相同的触觉,只为了找到那个已经面目全非的爱人。

我们都对自己的容貌有着近乎严厉的苛求,鼻子再挺一点,眼睛再大一点。 有时还会想,我如果变成了理想中的模样,他一定会喜欢我。

这让我想到了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茫"。

十年的不相见,却依然思量着对方,午夜梦回,是心中的爱人在梳妆打扮,明月照孤坟,相思亦难忘。 真爱就是,即便成灰,我也只认你。

跨越了肉体的隔阂,清风明月是你,桃花满面也是你。

而如果爱真的是一个伪命题,不过是借着欲望去行肉体之事,那又何必执着于眉眼呢?村上春树的作品多是"三无青年",多数游走在不同的女孩之中。

对性不热衷但是从来不缺床伴,对人平淡身边却从来不乏有趣之人,不知这是对爱刻意疏离还是自身缺乏爱的一种保护方式。 如果每个人都可以活成这样,又能否真正避免感情的纠葛?关于容貌,或是爱情,我仍然不能找到两者之间的一种平衡方式。 影片最后,世喜望着车轮下面目全非的男人失声痛哭,而我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

毕竟没有了最初的容貌,你拿什么证明这是你爱过的人呢?也许放到更远一点的未来,这早已不是个问题了。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