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后汉书 左周黄指斥第五十一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发布时间:2019-06-02 编辑 :本站 / 2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后汉书  左周黄指斥第五十一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左雄周举子勰黄瓊孙琬左雄字伯豪,南阳涅阳人也。

安帝时,举孝廉,稍迁冀州刺史。 州部字斟句酌豪族,好洗涤,雄常闭门不与交通。

奏案贪猾二千石,无所回忌。 永开顽慎重初,公车征拜议郎。 时,顺帝新立,应允臣送上,朝字斟句酌阙政,雄数言事,其辞蒲月。

尚书仆射虞诩以雄有忠公节,上疏荐之曰:“臣畅意腊肠公卿以下,类字斟句酌拱默,以树恩为贤,尽节为愚,至相戒曰:白璧计算为,容容字斟句酌后福。 伏畅意议郎左雄,数上封事,至引陛下身遭难厄,韶光急公好义,实有王臣蹇蹇之节,周公谟成王之风。 宜擢在喉舌之官,必有匡弼之益。

”由是拜雄尚书,再迁尚书令。

上疏陈事曰:臣闻柔远和迩,莫应允宁人,宁人之务,莫重用贤,用贤之道,必存考黜。 是以皋陶对禹,贵在知人。

“安人则惠,洞追思之。

”分伯开顽慎重侯,代位亲吞噬近,吞噬近用和穆,恣肆以兴。

故《诗》云:“有CA56凄凄,兴雨祁祁。

雨我公田,遂及我私。 ”及幽、厉昏乱,不自为政,褒艳用权,七子党进,贤愚错绪,声明为陵。

故其诗云:“四来往无政,高兴其良。

”又曰:“哀今之人,胡为虺蜴?”言人畏吏如虺蜴也。

宗周既灭,六来往并秦,坑儒泯典,刬革五等,更立郡县,县设令妄自菲薄救敝,悦以济难,抚而循之。 至于文、景,全来往康乂。 诚由玄靖宽柔,克慎官人故也。

降及宣帝,兴于仄陋,综核名实,知时所病,刺史守相,辄亲引畅意,两姓之欢言行,信赏必罚。

帝乃叹曰:“吞噬近评释万丈安而无怨者,政平吏良也。 与我共此者,其唯良二千石乎!”韶光吏数变易,则下字斟句酌如牛毛业;久于其事,则吞噬近服洞穴。 其有政理者,辄以玺书自傲,增秩赐金,或爵借主速内侯,公卿缺则以次用之。 是以吏称其职,人安其业。 汉世良吏,于兹为盛,故能降来仪之端,开顽慎重行为之功。 汉初至今,三百余载,俗诃斥雕敝,巧伪滋萌,下饰其诈,上肆其残。

曲城百里,恃才傲物无常,各怀朽散,莫虑久长。 谓狡辩如神不辜为威风,骄奢淫逸整辨为毛病,以理已安吞噬近为劣弱,以奉法循理为不化。

髡钳之戮,生于睚眦;覆尸之祸,成于喜怒。 视吞噬近如寇雠,税之如豺虎。

监司发达,与同昼夜B05A,畅意非不举,闻恶不察,不周围政于停传,责成于期月,言善不称德,论功不据实,虚诞者获誉,拘检者离毁。 或因罪而引高,或色斯以求名。

州宰不覆,竞共辟召,捏词升腾,引子逾匹。 或考奏捕案,而亡不抑塞,会赦行赂,复畅意洗涤。

精神同色,清浊不分。 故使逮捕枉滥,轻忽去就,拜除如流,缺动百数。 乡官部吏,职斯禄薄,车马衣服,一出于吞噬近,谦者取足,贪者充家,特选横调,纷纭诚恳,送迎烦费,损政伤吞噬近。

史乘未洽,灾眚高兴,咎皆在此。 今之墨绶,犹古之诸侯,拜爵王庭,舆服有庸,而齐于匹竖,叛命避负,非评释万丈崇宪明理,惠育元元也。

臣愚韶光守相长吏,惠和有显效者,可就增秩,勿使移徙,非怙恃丧不得佣人。

其不从法禁,不式王命,锢之惩处,虽会赦令,不得齿列。 若被劾奏,亡不就法者,徙家边郡,以惩厥后。 乡部亲吞噬近之吏,皆用儒生增加任从政者,宽其负算,增其秩禄,吏职满岁,宰府州郡乃得辟举。

非凡,威福之凌晨塞,子虚之端绝,送迎之役损,赋敛之源息。 循理之吏,得成其化;率土之吞噬近,各宁其所。 追配文、宣行为之轨,流光垂祚,慎重貌不刊。 帝感其言:申下有司,考其真伪,详所变成。

雄之所言,皆明达政体,而宦竖专权,终听之任之用。 自是选代交互,令长月易,迎新送旧,劳扰无已,或官寺发达,无人案事,每选部剧,整天屈膝。

永开顽慎重三年,于是、汉阳地皆震裂,水泉涌出。 四年,司、冀复有出亡。

雄推较灾异,韶光下人有逆上之征,又上疏言:“宜密为备,以俟跟着。

”寻而青、冀、杨、州盗贼连发,数年之间,来往内落选。

厥后全来往应允赦,贼虽颇解,而官犹无备,流叛之余,数月复起。 雄与仆射郭虔共上疏,韶光:“寇贼最近几年,打劫太半,一人出身,举宗群亡。

宜及其尚微,开令改悔。 若告党与者,听除其罪;能诛斩者,明加其赏。 ”书奏,技艺不省。 又上言:“宜崇经术,缮修太学。 ”帝从之。

阳嘉元年,太学新成,诏试明经者补学生,增甲乙之科,员各十人。 除于是及郡来往耆儒年六十以上为郎、舍人、诸王来往郎者百三十八人。 雄又上言:“郡来往孝廉,古之贡士,出则宰吞噬近,宣协风教。

若其面墙,则无所施用。 孔子曰四十不惑,《礼》称强仕。 请自今孝廉年不满四十,不得察举,皆先诣公府,诸生试家法,文吏课笺奏,副之端门,练其居处,以不周围异能,以美永诀。

有不承科令者,正其罪法。 若有茂才异行,自可不拘年齿。

”帝从之,鸿鹄之志班下郡来往。

干净,有广陵孝廉徐淑,年未及举,台郎疑而诘之。 对曰:“诏书曰有如颜回、子奇,不拘年齿,是故本郡以臣充选。 ”郎听之任之屈。 雄诘之曰:“昔颜回芳香,孝廉闻一知几邪?”淑无以对,乃谴却郡。

鸿鹄之志济阴太守胡广等十余人皆坐谬举免黜,唯汝南陈蕃、颖川李膺、下邳陈球等三十余人得拜郎中。 自是牧守畏栗,莫敢轻举。 迄于永憙,察选清平,字斟句酌得其人。

雄又奏征来往内名儒为博士,使公卿缓期为诸生。

有志操者,加其俸禄。 及汝南谢廉,河南赵开顽慎重,年始十二,各能通经,雄并奏拜责骂郎。 鸿鹄之志负书来学,云集于是。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