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第627章 思想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7 编辑 :本站 / 14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第627章 思想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狭隘吗?或许吧。 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韩王继续霍乱天下,因不义而起兵戈!那与我所崇信的墨家思想不符。 ”六指黑侠低垂眼帘,沉默了须臾,慢吸口气沉声说道。 磅礴的内力隐隐自他体内散发,流涌于剑上,制造出了一片漆黑如墨般的妖冶气流。

“兼爱、非攻,尚同,尚贤……亏你还是墨家巨子,竟然连自家的思想都没办法完全透悟,果然,你得成色也就这样了,亏我以前还把你当成一个值得注意的角色,看来是我看错了。 ”东皇太一闻言冷笑一声,语气中满是不屑的斥责道。

兼爱,既兼相爱,无论男女、老幼,穷弱,彼此亲为一家,当互关互爱,一家有难,八方支援。

放到眼下就是,应视韩国之人也为自己兄弟亲族。

当然,这是这广义上的,所谓的天下一家亲。 但实际上呢,墨义无国界,但墨者有国界,无论如何去忽视,但终究是有着区别。 就更不要说墨家信徒和其他百家学说的信徒之区别了,真要执行起来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所谓的天下一家这一概念。 这也是战国之后,墨家渐渐隐于荒野,消没于时代的根本原因。

否则单靠一个独尊儒术,可没办法将这么一个在战国时期与儒法并称当世显学的大学说给完全消灭掉。 道家不就活得好好的?各种作妖,直到把自己作的半死不活,这才变成现今这样,连基本盘都被胡佛给抢去了大半。 就更不要说与百姓惜惜相关的农家了,基本历朝历代都有能人出现,虽然不见得表农家之名,但却行着农家之事,直到现代,出现袁大德这么一位立地成神的牛波一人物。

然后是非攻,不主动攻击他人,也不建议他人主动攻击。

尤其是在无大义的情况下,墨家完全会不故自己的安危,帮助被攻之国,抵抗下敌人的进攻。

就犹如早前的宋楚之战,墨家第一代巨子就去了楚国,劝说楚王,最后通过和公输班的较量,令楚王熄了攻宋的打算。 单从这一思想来看,本次的六指黑侠的行为没错。

但架不住墨家还有其他思想的存在。 就比如尚贤,无论好恶,只要那人有贤才——当然,最好还是有德行的那种大贤,他们墨家中人就应该认同,推举,然后配合贤者的命令去进行行事。 类似后世的推举制和推选制。

再加上尚同——吃同食(既同样的食物),穿同衣(穿同样布料的衣服),用同物(同样的工具),学同文(一样的知识)等……真要论起来,正在执行大一统进程的韩国,以及内部国富民强,民有衣穿,童有学的韩国更加像是墨家巨子追求中的理想国!过来帮忙还来不急呢,却反到执行起了刺杀?而且原因竟然还是因为非常可笑的韩王好美色!也就难怪东皇太一看不上他了。

“国之富强不代表君之贤明,也有可能是因为内有贤才,百官尽责。

而显然,现在的韩国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 我不担心官员的昏聩或是贤才出现了意外,毕竟他们影响的东西有限,在强也不会影响到外国,但韩王却是不同。

他的意志代表了国家的选择。 我不能认同有这样一位昏庸的君主坐在韩王的宝座上,操控着韩国这样一个可怕的国家机器。

那样所造成的混乱远非一个权臣或野心家所能比拟。

所以哪怕被你看不起,我也会继续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六指黑侠表情不变,而是仿佛陈述一般,将自己的心思道了出来。

“那你又怎么肯定,韩王之后不会有更昏庸的韩王继位?”东皇太一嗤笑道。

“我无法保证。

但我可以警摄他。

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墨家还存在一天,韩王就不敢做过分的事情,行昏庸的命令,否则等待他的下场很有可能就是他先王的结果。

”六指黑侠淡声道。

直接把自己放在了一个与国敌对,类似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的位置上,到是也符合他墨家的核心思想——天下皆白,唯我独黑。 “你这是自寻死路。

”东皇太一默然,片刻后淡漠道。 “虽千万人,吾往矣。 ”六指黑侠挺胸抬头,一脸凛然神圣的厉喝道。

墨眉上包裹、缠绕的黑色剑气涌动,似回应他的心意般,也变得锐利起来,散法出无坚不催的气息。 “既然你已有此觉悟,那我便成全你。 ”东皇太一注视了会六指黑侠,沉声说道。 至于把他放在心上,别说六指黑侠的实力还不被他太放在心上,单就是阴阳家的武功先天克制墨家这一点,就足以让六指黑侠在战斗中先天处于弱势,又怎么可能激起他太多的雄心?所以下一刻,伴随着一阵磅礴威压的浮现,一条完全由内气能量组成的仿佛精灵一般的透明神龙就自虚空中浮现出来,绕着东皇太一盘行一圈,然后在一声威严满满的嘶吼声中,猛得向六指黑侠冲了过去。

阴阳家至高秘术——魂兮龙游。 龙还未到,强烈的压迫感就率先降临到了六指黑侠的身上。

六指黑侠没敢怠慢,墨家剑法展开,配合手上的墨眉将自己包裹成一颗漆黑的墨球,与东皇太一放出的神龙争斗起来。

……另一边,一片混混沌沌只有一片苍白的奇幻空间中,神情呆滞的雪女安静的站在其间,不言不语,不移不动,如果不是尚有呼吸,就算是说她是个死人也丝毫不为过。

然后下一刻,一道莫名的声音自虚空中响了起来。 “你真的甘心吗?”“甘心就这样牺牲自己,然后看着自己曾经的爱人,现在的仇人,坐在由自己尸体弄出的功劳部上,继续享受着荣华富贵,纸醉金迷的生活?”“甘心就这样看着他飞速的将你忘记,然后将原本投注在你身上的感情转移到别的女人身上吗?”“你甘心吗?”明珠夫人的身影缓缓从虚空中出现,依旧是那身充满神秘气息的黑色长裙和垂珠头饰的打扮,只是嘴中多出了一根类似筷子一样的细长木棍横咬,走到雪女身后,身手抚摩她的脸旁,再次轻声询问道“真得甘心吗?”感谢“绯儿”打赏的100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