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第1005章 保密行动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4 编辑 :本站 / 5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第1005章 保密行动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叶筱夭仰头干了这碗“鸡汤”,实在是受益匪浅啊。 “姐,让你说的我都有点无地自容了,现在就想马上钻入书籍的海洋里畅游!”叶筱夭:“游啊游,游啊游……姐,你真的是我的偶像了呢。 ”叶雪芙笑了笑:“少拍马屁了,读书越多人越宽容,读书少的人在观念上则容易表现为保守与专制。

”叶筱夭一怔:“你这是在讽刺我吗?”“没有,我只是说,你没读一篇文章的时候都可能发现作者的观点和我们自身的观点不一样,看书多了你就会去思考作者的观点,思考的多了就能吸收他的观点和理解他的观点,把对的地方拿出来送给自己。

”叶雪芙道。

“那你说我在观念上容易保守专制难道不是讽刺我吗。

”叶筱夭道:“就是说我读书少才会不接受与自己不一样的观点呗?”叶雪芙想了想,也的确是这个意思:“呐,好比说现在很多人评论别人的时候都不是站在客观角度来评价,通常有一个简单粗暴的评判标准,那就是和我的三观一样,你就叫三观正,和我不一样的,就是三观不正。 ”叶筱夭一愣,她就是这种人啊。

“但是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都是不同的。

”叶雪芙道:“阅读会让你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让你有自己的认知体系,也就是对事物的见解和看法,不一定独到,但至少是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人云亦云的结果。

”“好吧,我今天哪也不去了,就在家里看书。

”叶筱夭使劲儿的点了点头:“你陪我一起看书?”叶雪芙先是点了点头,后来又摇了摇头。 她实在是看不进去,她的心思完全没办法平静下来:“妖精……你说犇羴鱻会不会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应付不过来的?”叶筱夭无语了,一头黑线的看着姐姐:“你心里放不下就不要装啦,实在想去就去看看呗。

”“可是他已经打电话告诉我说不要我们去了。

”叶雪芙道:“万一我们去了再给他们添了麻烦呢?”“我们偷偷去呀。

”叶筱夭道:“不让他知道不就得了,就去看一下,如果没事儿的话就回来。

”叶雪芙看着妹妹,迟疑了片刻最终选择了点头:“好,那我们就去偷偷的看一下,说好了,只是看一下,然后就回来,千万不要让他知道。 ”“必须的,我们的行动保密代号就叫做……”“好了,别想这些没用的了,抓紧时间走。 ”叶雪芙拉着叶筱夭就往门外走去。 “等等啊姐,我换身衣服呀,我这是睡衣好不好,我还没穿裤子呢!”叶筱夭哭笑不得道。

……此时此刻犇羴鱻内的气氛只有他们自己人才能感觉出不对劲儿。

那种感觉没有人能说的出来,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就是十点钟方向的那个家伙。

”杜破武低声对陈鱼跃道,他没有抬手去指,只是一个眼神看过去,陈鱼跃马上就能确定目标。 陈鱼跃一边忙着手里的事情一边低声道:“苏晴查的怎么样?”“他叫黑鸦。

”杜破武靠近陈鱼跃道:“说实话,哥,刑警队那边给的资料还挺让我惊讶呢。 ”陈鱼跃一怔:“那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说说,这家伙什么来历?黑鸦……是不是姓周啊?家里是做鸭脖的?”杜破武一脑门的疑问:“鸭脖?”“对了,你不喜欢吃鸭脖。 ”陈鱼跃突然想到。

“哥,你若是听听这家伙的来历就没心情跟我开玩笑了。

”杜破武的声音严肃了少许:“这家伙可真不简单。 ”陈鱼跃没有往黑鸦那边看,继续低头做着自己手里的事情:“我也没心情跟你开玩笑,问题是你到现在还给我卖关子呢。

”“这家伙是南国边境过来的。 ”杜破武道:“苏晴姐他们调查给出的结果说,这家伙以前在南境通往毒三角的通道上很吃的开,算是一个名声不小的家伙。

”这还真的是令陈鱼跃挺意外的,一个亡命徒,不好好在边境做那些亡命徒应该做的事情,反倒是跑到东南沿海来了。

准备开发市场?还是在那边混不下去了?“名声不小怎么不继续留在那边。

”陈鱼跃道:“应该是徒有虚名吧。

”做那种生意的人都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儿,只要能混得开肯定不会离开那地方,捞钱太快了,但是能混成小有名气是挺不容易的。

毕竟那一行里的危险太大了,姑且不说边境缉毒队里的人每天都会盯的他们死死的,动不动就要展开严打的行动,死伤都是平常事儿。

还有就是那行业里边黑吃黑也是普遍存在的,所以能够活下去的人都是有胆子有运气的,更何况是能混出点名头的,都不是一般人。

“苏晴姐说是因为他们那一帮的老大被捕了,然后把他们所有人都抖出来了,最后他们那一帮派的人基本上全部都被抓起来了。

”杜破武道:“这家伙精明,躲过了警察,但是由于他们帮派之前做过太多黑吃黑的勾当,所以名声很臭,很多人也就趁机落井下石,他们帮派落网的人也基本上都被人给解决了。 ”“这么说他命还挺大。 ”陈鱼跃道。

“没错。

”杜破武道:“苏晴姐说根据警方那边的资料,这家伙之前已经被判定是仇杀死亡了,估计是找了替死鬼……结果警方就对他这个人所有的案子都结案了,现在他又出现了,这……可以说是诈尸了。 ”陈鱼跃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我才不管他是不是诈尸了,他敢来我就敢怼。 ”说完,陈鱼跃径直走向了黑鸦的方向。

杜破武不知道陈鱼跃要做什么,但陈鱼跃的举动太过于突然,以至于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配合,只能转身继续做他手里的事情。 陈鱼跃径直的走过黑鸦的面前,但是却并没有给他打招呼,也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而是对黑鸦相隔了一桌的客人笑了笑:“今天吃点什么,还是老样子?”“对,还是老样子,陈老板就是记性好!哈哈哈!”那桌客人也笑了笑。 “好嘞,稍等,我马上让人准备!”陈鱼跃说完又从黑鸦身边返回。

黑鸦终于开口了:“等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