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苦望”愿您能被这故事感动。

发布时间:2019-07-09 编辑 :本站 / 133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苦望”愿您能被这故事感动。

  在六楼最西侧的一间屋子门口,苏锦止住了脚步。 片刻后,便听到了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门开了。 这一扇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门仿佛将两个世界隔开。

外面是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里面是属于苏锦和弟弟的悲情而孤独的世界。 而苏锦从今后将要撑起这个世界,别无选择。

  就在苏锦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走廊上的灯光顿时投射在屋里,驱散了一个小范围的黑暗。

  如果说这个世上最黑暗的是什么?无非就是世界末日了。 事实上,世界末日看似离我们很遥远,其实就在我们身边。

之所以不知道它的样子,那是因为每个人的一生只经历过一次,那便是死亡。

随着生命的逝去,一切的感知荡然无存,包括整个世界。

这便是每个人的世界末日,谁也无法逃避。

所以说,这个世界每天都会发生着成千上万次世界末日。

  除非人的感情能够像大海一样博大,死后能够将情感转换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乃至很多人的身上。

但这是不可能的:就像一个人在快乐或者痛苦的时候,他人只能同情,却无法感同身受一样。

苏晨此时此刻的感受,又有谁能真正理解并体会得到呢?或许此刻的他已经感知到了同世界末日一般无二的可怕。   苏锦蹑手蹑脚地走进屋子里,她怕惊醒熟睡的弟弟。

  “姐……”一声清唤打破了屋子里的宁静。

这声音充满颤抖和恐慌。 苏锦闻声,不禁怔住了。   “姐,是你吗?”颤抖而微弱的声音再次传入苏锦的耳中。   躺在床上的苏晨想挣扎着坐起来,却无能为力,只好无力地躺着。 他拼力地扭着头,却不管怎么努力也看不到门边的方向。

  “小晨,你……醒了?”苏锦快步上前,将包子放在桌上,然后打开了床头灯,就在灯光驱散黑暗的那一霎那,苏锦迫不及待地看向苏晨。

  仅仅这一瞬间,苏锦愣住了。 因为她看见苏晨的身下已经被浸湿了一大片,他还在浑身颤抖着,汗液早已浸透了衣服。   “小晨!你怎么了?别吓姐姐!”  苏锦一刹那呼吸急促起来,猛扑上前去抱起弟弟。

  “小……小晨,哪里不舒服?快……快告诉姐姐!”苏锦因为担心弟弟生病,就连说话都一下子口吃起来。

苏晨没有答话,只是将头埋在姐姐的怀里。 很深很深、很紧很紧……好像要破开姐姐的衣服把自己融进姐姐心里一般。

  苏晨的身体逐渐不再颤抖。

良久,苏晨的双唇才微微地翕动了几下:“姐,不要抛弃我,好吗?”  话声微弱得近乎听不见,却字字清晰地传入苏锦的耳中。   此时,苏锦明白了,她全都明白了。 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就像疯了一样吻着苏晨的脸:“不会的,不会的。 姐姐不会离开你的……”  一句“姐姐,不要抛弃我好吗?”就像一颗燃着炽热火焰的太阳,冲进苏锦的心房。 把她原本脆弱不堪,同时包裹着痛苦的心灵城堡燃烧殆尽。 这座城堡叫做快乐。 她把因为失去父母所埋藏的悲伤,在这一刻全都爆发出来。

  “不会的……不会的……就是死咱俩也死在一起……姐姐……姐姐……呜呜呜……姐姐不会离开你的!”苏锦抱着苏晨的头,凄凉而又悲痛地哭着。 她紧紧抱着苏晨,一刻也不肯松开哪怕一点点。 似乎要把弟弟融到自己身体里面似的。   此时哪怕再铁石心肠的人在场,看到这一幕也会不禁潸然泪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锦才停止了哭泣,渐渐平静下来。 苏晨这个时候也不再颤抖,他抬起手来,笨拙地擦拭着苏锦脸上残留的泪痕。   “姐,以后不要不告诉我就离开好吗?我……我害怕……”话说到后面,苏晨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小得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见。   “好……”苏锦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姐姐不管去哪,都会先告诉小晨。

不会再这样走开了……”  “嗯。

”多日不见的笑容,在苏晨的脸上出现了短暂的一瞬间。 让苏锦的心里不禁再次燃起了希望。   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几个女同学,她们一脸震惊地看着这一幕,有两个已经眼圈泛红。

  苏锦站了起来,缓步走到门口:“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  说完,不等那几个女同学回话,便关上了门。

现在的苏锦对别人投来的各种目光已经免疫。

不管是同情的、妒忌的、爱慕的、嘲讽的……对于苏锦来说,都不会让她的心里产生哪怕一点波澜。   心如平湖,方可面如平湖。

这等境界高于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苏锦不是上将军,她的心性完全是由她的种种经历造成的。 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已经渗入到她的灵魂深处。

  “小晨,饿了吧?”也只有面对自己的这个可怜的弟弟,苏锦才会有这般轻柔的话语。 尽管语气是温柔的,但冰冷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透进了她的骨子里……  苏晨点了点头。

  霓虹闪烁的夜,有一个被孤寂占领的角落。

在这个角落里,姐弟两个默默地吃着包子。 这个看似温馨的角落寂静无声。 有谁会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个女孩名叫苏锦,和她的弟弟顽强地挣扎在命运的蹂躏之下,艰难地活着。   苏锦喂苏晨两口包子,便用汤匙盛一匙热水,吹凉了喂弟弟喝。 她吐气如兰,气息吹在汤匙中的热水上,吹在苏晨的脸上。

对于这些饭菜的味道,苏晨是陌生的。 但是姐姐的气息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

对苏晨来说,这股气息就像那春风里的花香一般令他的五脏六腑都十分舒坦、令他从灵魂深处感到幸福。 不!春天的花香能让他舒坦,却不能让他感到幸福,而姐姐的气息却能让他既感到舒坦,又感到幸福。   苏锦把买来的几个半个拳头大小的包子全都喂给了苏晨,自己没有吃一口。

她感到好累,是那种浑身上下、由内而外处处都透着无力的那种累。

她连装包子的塑料袋都没有收拾。

便脱下外衣,换上了睡衣。 然后关了灯,爬上了床。

  “小晨,姐姐累了,想睡觉了。

一会儿有什么事就叫醒我。 ”苏锦的温柔语声中透着些许疲惫。 苏晨闻言点了点头。

苏锦将他的头搂在怀里,不一会便沉沉地睡去……  下午睡得觉已经很多,苏晨毫无困意。

不过他在姐姐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吵醒姐姐。 他稍稍扭了扭头看着窗子:窗外是茫茫的夜空,星星依然眨着眼睛与苏晨对视。

苏晨微笑一下,在心里默默地说道:“谢谢……”  这个微笑,还有这个从心灵说出的谢谢,苏锦看不到,也听不到。

也只有苏晨自己知道他为什么对着星星微笑,为什么默默地感谢吧……  ===  写到这里心里很不是滋味,酸酸的,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