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磋砣岁月里发生的故事--一个女人的变迁 形容感情用事的词语

发布时间:2019-07-07 编辑 :本站 / 18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磋砣岁月里发生的故事--一个女人的变迁 形容感情用事的词语

“与天斗、与地斗,与阶级敌人斗。

”的雄心壮志,他(她)们分别从唐山、丰南等各地聚集到位于后程庄大队沙坨屯东南的知青点,从而延伸出一段陈封的,相亲相爱,生离死别,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令人终生难忘,也终生遗憾,令鬼神为之哭泣。 “小芳”,与小芳不同的是,秀没有长长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仔打地洞。 ”当时对于剥削家庭出身的子女来说,家庭的出身像一块巨石压在他们的胸膛,让他们感到无比的压抑,仿佛要透不过气来。

对身处农村,出身于剥削家庭的姑娘来说,他们都希望鲤鱼跳龙门,嫁一个兵哥哥、工人、干部子弟,最好是嫁到城市里去,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但现实是无情的,给她们带来的往往是一场恶梦,能实现梦想的,毕竟是极少数。 摆在她们面前最佳的选择是换亲,即两个家庭各有一对兄妹或姐弟的,相互交换结婚,是现代版的拉郎配。 由于没有感情基础,她们当中有的成为爱情的牺牲品,在精神恍惚中度过漫长的余生。

秀也是这个阶级队伍中的一员,她的最终选择是一位来自唐山的知青,别无他求。

——一位健康、活泼可爱的小男孩。 当年正值知青返城,一九七三年秋季,闫随着返城的大流回到唐山市,由于没有办理正式的结婚手续,他们只是同居关系。

“妈妈”两个字的时候,秀的眼泪忍不住唰唰地流下来。 因为苍天不负有心人,孩子的命大,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孩子的妈妈是一位善良的女人,他不忍心离她而去,他要报答她养育之恩。 闻悉唐山大地震的信息后,老(小)叔(即秀的父亲)心急火燎地从辽宁盘锦千里迢迢赶到唐山,经多方打听寻找,终于在废圩中寻找到离别多年的母子俩,这对多灾多难饱经风霜的父女俩,情不自禁地老泪横流,泪下如雨地拥抱在一起,此时此刻所有的恩恩怨怨都一一化解了。 在父亲的眼中,秀曾经是一位性格外向,活泼好动,不服管教的孩子,而作为父亲的他性格刚烈,固执,加之秀在婚姻问题上自作主张,终于在父女之间留下了种种积怨。 在大灾大难面前,有什么比亲情更重要呢?他将母子俩接回到盘锦家中,用有限的经济能力,救助这对苦难的母子。

老叔曾经服役于装甲兵部队,转业后分配到辽宁盘锦某钢铁厂,由于为人刚直不畏强权,敢于直言,曾经向中央有关部门写信反映真实情况,加之出身于剥削家庭,因此得罪了身边的某些领导,是被批斗打击的对象。

因为懂电工的技术,爱摆弄些电子晶体管收音机之类的东西,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诬告为偷听敌台,被遗送回姜各庄老家监督劳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才得到彻底平反,恢复公职,在唐山钢铁厂退休。 现在老叔已是一位饱经沧桑七十九岁的老人,但依然精神饱满,腰板挺直,性情开朗,他要以晚年却依然旺盛的精力不遗余力地去书写回忆录,书写光彩的童年,书写人间的真善美。

我们欣佩他,崇敬他,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我们的长辈,更主要的是,他是一位坚韧不拔的唐山人,刚直不阿,待人真诚热情,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0一二年八月五日,我们应老叔之邀,到唐山探望四十年未谋面的他们一家,在老叔的家里见到了秀。

望着端坐在面前的秀,她依然满头的黑发,目光炯炯有神,黝黑的脸庞上依稀地隐现当年的灵秀之气,经历蹉跎岁月,饱经风霜的她已是年近花甲的老人,但腰板依然挺直,深邃的目光中透出刚毅与坚强。

说起话来口若悬河,像连珠的机关枪炮。

从秀的自我介绍中,我们才知道秀现已皈依佛门,虽然不像著名的歌星李娜那样,住进寺庙,身披袈裟,颂经吟唱,但她的思想上已是一位虔诚的佛教门徒,沉心研究佛教的教义与教材。

她仿佛是脱胎换骨的另一个人,她要将余生无私地奉献给佛教事业,包括自己的毕生精力。

她向佛教组织捐助了五万元作发展经费,那是她毕生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挣来的血汗钱。 她给昔日的兄弟姐妹们送去整箱的佛教教材、书籍及有关佛教教材的光盘与影碟机,总之,她所作的好事、善事太多了,不能一一述及。

佛教是一门精深博大的科学,要靠人们去实践、体验与充实。

由于信奉佛教,不杀生,不食肉,家中已不再养貉子与家禽,但还耕种着三十亩土地,种植着花生、白薯、豆类、玉米及蔬菜,收获的季节,她将榨出的花生油、白薯等无偿地送给亲朋好友,电话通知他们来要。 不管我们信佛与否,但这种行为,无疑是一种崇高的事业,是爱的奉献。 (她)们的音容笑貌,依然常常展现在当地老一辈人的脑海中,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

怀着怀旧与猎奇的心理,我决定造访当年的知青点,亲眼目睹当年知青生活的地理环境。

由后程庄大队部出发,沿着去沙坨的水泥道路走约一华里,折向往东的泥沙道路行走约四百米,然后往右拐,沿着两旁种植着高耸的白杨树的林荫大道走约一华里,便到达当年的知青驻地,但早已物是人非,当年的住房早已被痍为平地,种上了茂盛的庄稼,住地再往东是延绵的金黄色的沙海,黄沙漫漫,秋风箫瑟,这箫瑟的风声,仿佛在向人们诉说昔日的往事。

当年知青们种植下的白杨树苗,已长成参天大树,高仰挺拔,它们仿佛象征着当年知青们艰苦奋斗,不屈不挠的创业精神。

知青给人们留下感动,留下无穷的遐想,留下说不完的故事。 知青,你们是那挺拔的白杨,是祖国优秀的儿女,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散文编辑:江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