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看点】望得见的丰硕(散文) 感想与感受

发布时间:2019-06-11 编辑 :本站 / 18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看点】望得见的丰硕(散文) 感想与感受

  春节之后,狠狠下了一场雪,地面镜子一样滑。 我不敢开车上路,又有事要出门,滴滴打车显示等待时间会很长,况且碰上这样的路况,也是不安全的。 怎么办呢?坐公交车吧,虽慢,却稳当。

  等车,顺利,到达目的地,办完了事,继续选择公交车。

这次等车不顺利了,老幼妇孺一众人在冷风中望眼欲穿地等啊等啊,车始终不见影子。

时间已近中午,太阳刚睡醒了般,懒洋洋照射着大地,雪块开始悄悄融化,经车轮碾压,挤碎,地面开始流淌雪水。 时光也如这雪,一点儿一点儿消融。 等不及的年轻人咒骂着量着步子走了,孩童在大人身边转来转去,踩雪玩,时光对于他们来说,奢侈得不得了,他们不急。

老年人也不急,他们穿得鼓鼓囊囊的,结伴出来玩,玩嘛,时间也是用来浪费的。

我也不急,反正事情办完了,回家也是一个人,倒不如慢悠悠地晃荡时间。   继续等,再等,还等,小孩子哭闹起来,大人指责起孩子来,老人指责起公交车来。

人们的耐心似乎到了极限。 我呢,肚子饿得咕咕叫着,脚冰冰凉,本来悠闲的心也躁动起来。

好几辆公交车从身旁经过,独独我们等的这路车望也望不见踪影,急死个人了!若是车能按点到达,没准儿这时候我正吃着外卖,攥着手机刷朋友圈呢,越想心里越猫抓一样急不可耐。 有人开始掏出手机给公交公司打起投诉电话来,就在拨打的当口,终于在路的尽头若隐若现有了被我们等待的公交车的影子。

  车缓慢地到了,门缓慢地开了,人们埋怨着抬脚上车。 司机一脸歉意地解释。 车厢里拥挤得不行。 我抓住车顶扶手,勉强找了个落脚的地方,心里抱怨声迭起。

车晃晃悠悠往前行驶着。

窗外的积雪平铺、延伸,白得刺眼,与车厢内蜂拥的人群形成鲜明的对比,世界那么大,此刻又觉得那么小。

一站,两站……有人陆续下车,又有人陆续上车,渐渐地,空间不那么局促了。

我旁边空出来一个座位,我顺势坐了下去。

一个包裹得很严实的小个子女人坐我旁边,身上散出七八十年代雪花膏的香味。 我从眼角的余光感觉她特别像我以前去过的一家经络养生店的老板。

很自然地扭转头,看向她,准确地说是看向她的眼睛(因为她只有眼睛露在外面),她条件反射性也望向我,此刻,我心中已有了答案,认错人了。

为了避免尴尬,我忙解释,不好意思啊,把您认成一个熟人了。

她戴着大大的口罩,口罩后面是一个微笑的口型,她说,没事啊,坐一块儿就认识了。   她眼睛凹陷,睫毛一根根支棱着,目光很有神,栗色卷发,蘑菇头。

穿一件紫色中长款羽绒服,戴蓝色口罩。 就因为我刚才的一句话,像织毛衣一样,起了个头,我们开始攀谈起来。   她问,你今天休息啊?  我答,是啊。   你做什么工作的?  教师。

  好,好,这工作好。

我要去某某超市,你要去哪里呢?  我回家。

  短暂的沉默后,我忽然有了疑问,追问她,在您刚才上车的地方就有个大型超市啊,今天路况这么不好,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  她拢了拢头发,凑近我,颔首道,我要去的这家超市远虽远点儿,可是东西便宜啊。   我笑了,那得多耽误工夫啊,您一定是退休后在家闲得无聊吧!  她闻听此话,登时来了精神,身子扭转面向我,伸出两根手指,说,我棉纺厂退休都二十多年了。

  二十多年?我吃惊不小。 您得七十多岁了啊,可看起来不像啊!  1948年出生,今年71岁整呢!  这老太太真是实诚人,毫无戒备之心,我们也就几分钟的缘分,她像解包袱一样,一甩手就让人看到了底儿。 确实像那个年代的人。   那您可保养得真好,顶多也就六十岁的年纪。 和老太太聊天突然变成了有趣的事儿,肚子也感觉不到饿了。

公交车突突突突慢得不行,离目的地早着呢,急也白搭。

此刻,聊天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消遣方式了。   嗨呀,保养什么呀!保养是你们这代人发明的。 我们哪懂啊,我们这代人脑子光算计着怎么样省钱,怎么样吃好。   对了,60年您正好十几岁,应该有印象吧,挨过饿吧?  她看看我,又望向窗外,望向移动的白雪,眼睛变得迷蒙起来,像起了一层雾,她对我说,准确地说是对着窗外的白雪说的。 她说,那时候啊,因为我们是市民,每月都按人头发粮食,每月每人发23斤粮食,其中白面只有7斤。

这些不是光自己家吃的,还需要接济农村亲戚。

说能吃饱,记不住了,说饿肚子,也没有过。

整天半饱不饥的,脑子里想得最多的就是吃。 能吃的不能吃的都吃过。

  艰苦的岁月啊!我不由得发了句感慨。   那个年代现在看来是挺艰苦的,但是当时并没觉出来,大家伙子都一样,还有不如我们的,也挺知足的……  我有些走神了。 老太太继续回忆着。

我在想,什么是苦?穷日子是苦吗?如果时光倒流,让我们去过那种缺吃少穿的日子,我们会怎样?会像吃了黄连一样面瘫,会崩溃吧?但是他们那一代人依然满怀希望从苦日子里拼命踏了过来。 所以穷日子并不是苦,苦应该是双腿深陷沼泽中,越陷越深,越挣扎越下坠,一点儿希望看不到,那才是苦。

但凡找到了拯救自己的办法或者相信等待会出现奇迹,那一定算不上苦。 身陷囹圄不可怕,可怕的是心中那盏灯灭了。   老太太仍在说着,我稍稍打断了一下,您当时能预想到现在的幸福生活吗?  老太太停顿了片刻,说,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大家都信,只是没想到会这样好。 有钱,吃的穿的用的什么都能买来。

好是好,就是把现在的人都惯懒了。

我们那时候什么都学着自己做,做衣服做鞋做吃的。

  我笑了,晃了晃手机,我们省出时间来都忙活它了。   老太太也乐了,姑娘,好好珍惜吧,你们是生活在蜜罐里的人。   我忽然觉得周身轻松起来,对天气的懊恼,对公交司机的愤懑,对一些不好的事物的嗟怨,都飞一样跑走了。 像刚刚倒掉了一些垃圾,身心俱净。 看阳光,阳光是好的,看白雪,白雪是好的,看人,人也都是善的。

到站了,老太太和我打过招呼下车去超市了。   我望着她的背影,想起《道德经》里的一句话: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

凄风苦雨,不会永久的,风雨的存在不因你的抱怨而减少,何必抱怨呢?来时终会来,散时终会散。

风雨的过后,会有阳光彩虹,等候着你。 你只需努力地望着,望着望着,就能望见丰硕。

  我也下车了,脚踩在雪中,扑哧扑哧响。

我要回家做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小香葱,蒜瓣都放进去,鸡蛋要煎得焦黄焦黄的,想着想着,浑身温暖了起来,好像添了件能保暖的毛衣。

共2424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意味深长的标题,意味深长的文字。 雪后出门,出于安全的考虑乘坐了公交车。 去路等车的顺利,导致了返程的再接再厉,可返程的那趟车却久等不来,大冷的天,等的时间长了,即使心情再好的人也会心生焦躁。

好在车子终于来了,更好的事是,途中与邻座的那位老人从错认到有了交谈。 而从老人口中说出来的那些话,又使人心生感慨,于是,人便忽然觉得周身轻松起来,对天气的懊恼,对公交司机的愤懑,对一些不好的事物的嗟怨,都飞一样跑走了。 散文看似信笔而就,细细揣摩却有着茅塞顿开的感觉。 欣赏老师的文笔。

推荐阅读。

【编辑:兰花悠悠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