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乡野妇科男医,放下才能快乐,乡村小说网

发布时间:2019-07-08 编辑 :本站 / 150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乡野妇科男医,放下才能快乐,乡村小说网

项军送来的关于月神公司是否涉及传捎的调查报告,甄风留懒得看调查的过程,只是翻看了一下结论,果不其然结论是月神公司的经营方式应该定义为直销,而非传销。

这种结果早就在甄风留的意料之中,这份看上去厚厚的调查报告,实际上是一叠废纸,他挥手将报告扔进了废纸娄里。 这件事情只能到此为止了,甄风留没有了深入调查下去的余地,他耳边又响起了孟德军的话,别忘了,你不但是一个市长,还是一个市委副书记。

是呀,身份要求自己必须跟市委、省委保持高度一致,如果再继续想办法调查下去,就是对抗市委和省委啦。 可是这件事自己怎么能够就这样放弃?不行,不能这么认输,自己也许做不了粉身碎骨的勇士,但也绝不做随波逐流的庸才。

暂时的妥协是可以接受的,退一步也许可以换得空间来形成新的一次攻势,如果不想再被挤压生存的空间,斗争还是必须的!甄风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要破开这窒息的氛围,他要寻找新的斗争策略。

但是他头脑中并没有什么感觉能做点什么的想法。 他感到很头疼。 也许是需要换换脑筋了。

甄风留伸手拨通了电话,电话那边徐墨然笑着说道:“甄大哥怎么突然想起打电话给我了?”甄风留愣了一下,他刚才只是一个无意识的举动,没想到第一时间拨通的竟然是徐墨然的电话,难道自己心中认为现在可以跟自己沟通的只有徐墨然吗?甄风留心中泛起了一阵孤单的感觉。 自从张小兰事件爆发以来,莫小渝跟自己的隔闹越来越深了。 特别是甄风留大闹了精神病医院之后,莫小渝虽然没说什么,可是那种冷淡是不言而喻的。

而且最近莫小渝在忙着布置在J市新租的房子,每天两个人也很难唠上一会儿磕。

“喂,你怎么不说话?”徐墨然问道:“你不是打电话来吓人的吧?”甄风留酲过神来,说道:“没有了,我想问你一下,有没有时间去大乘寺走走?”这下轮到徐墨然发愣了,她问道:“怎么突然想起去大乘寺啦,我记得上次你并不是很愿意去的。 ”甄风留笑笑说道:“上次发生了一些突发事件,打搅了你的兴致,加上我一时没克制住自己,对智德和尚有些恶语相向,也有些歉疚,所以想要再去走走”徐墨然说道:“我没什么了,智德那里我也帮你道歉过了,你别挂在心上了。 ”甄风留说道:“如果你没时间,我自己去好了。 ”徐墨然说道:“谁说我没时间了,我们大乘寺见吧。

”甄风留就让秘书安排车,秘书有些为难的说道:“甄市长,你一会儿有个会议要参加,是不是去大乘寺可以改期?”甄风留说道:“会议安排马副市长替我去参加吧”秘书说道:“可是这个会议很重要……”甄风留笑了,说道:“你不要说了,你去通知马副市长就是了。

”秘书不敢再说什么啦,就出去安排去了,甄风留心里暗自好笑。 这个会议,那个会议,这些本来都是人自己设定出来,人应该是会议的主人,结果现在适得其反。

人反而成为了会议的奴隶。 其实很多会议基本上都是走形式而已,条条眶眶都是事先设定好了的,没必要非把有限的生命耗费在这无聊的会议中。 到了大乘寺,徐墨然已经等在那里了。

见面之后,两人一起往大乘寺内走去。 见了智德师傅,甄风留先向智德表示了歉意,智德笑笑说道:“施主当时骤逢变故,一时心生无名,也是正常的.老衲并不在意。 ”甄风留说道:“谢谢师傅的宽容。 ”智德说道:“我佛以慈悲为怀,也希望施主也能放下对造成这一切的人的恨意,一个人肯宽容他人,自己才会快乐。

”甄风留苦笑了一下,说道:“我还没修行到师傅这种境界,还做不到宽容自己的敌人。

”智德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施主这又是何必呢?”甄风留说道:“不是何必,而是必须的。

其实你们这些什么什么教的,表面上都在讲宽容。

实际做起来却是另一套。 邓稣说别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 其实教会迫害起人来是十分的残酷的。 布鲁诺的火刑就是一个例子。 佛家也是一样,你们说慈悲为怀,怎么还说什么三世因果,如果一切都可以原谅。

做了恶就不需要害怕。

因为好人应该原谅坏人。 不应该再想什么报复。 这种理论实际上只是在愚弄好人,放纵坏人。 ”徐墨然看了看甄风留,转头笑着对智德说道:“智德师傅,你看甄施主是不是有点入魔了?”智德笑笑,说道:“甄施主一时被惯怒蒙住了自己的眼睛,不过甄施主放心,甄施主慧根很深,过了这段时期。

他就会酲悟了。 ”甄风留苦笑了一下,说道:“怕是很难了,我不想寻求什么.你永远要宽恕众生。 不论他有多坏,甚至他伤害过你,你一定要放下,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这一类自我安慰,自欺欺人的虚假的空话,当你受到实实在在的痛苦的时候,实实在在的还击才更写意。

”智德笑笑摇头,他知道这个时候劝什么甄风留都是不会听的,就也不劝解啦,只是让甄风留和徐墨然喝茶。 团话了半天,甄风留就和徐墨然一起告辞,两人走出大乘寺,甄风留就走向自己的车子,徐墨然在后面说道:“你等一下,我有话问你。

”甄风留回头笑着说道:“要问什么啊?”(乡野妇科男医http:///0/920/)移动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