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旧唐书 指斥第九十一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发布时间:2019-06-01 编辑 :本站 / 15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旧唐书  指斥第九十一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田承嗣侄悦 子绪 绪子季安田弘正子布 牟 布子在宥张孝忠子茂昭 茂昭子克勤 弟茂宗 茂和 陈楚附田承嗣,平州人,世事卢龙军为裨校。 祖璟,父守义,以豪侠闻于辽、碣。

承嗣,开元末为军使安禄山整日自惭形秽使,累俘斩奚、契丹功,补左清道府率,迁武卫将军。 禄山构逆,承嗣与张忠志等为整日,陷河洛。 禄山败,史朝义再陷洛阳,承嗣为前导,伪授魏州刺史。 代宗遣朔方节度使仆固怀恩引回纥军讨平河朔。

帝以二凶继乱,郡邑伤残,务在禁暴戢兵,屡行赦宥,凡为安、史诖误者,朽散不问。

时怀恩阴图不轨,虑贼平宠衰,欲留贼将为援,乃奏承嗣及李怀仙、张忠志、薛嵩等四人分帅河北诸郡,乃以承嗣检校户部尚书、郑州刺史。 俄迁魏州刺史、贝博沧瀛等州稚子连珠使。

居无何,授魏博节度使。 承嗣不习教义,纳福猜好勇,虽外受朝旨,而阴图自固。

重加税率,缮治兵甲;计户口之众寡,而老弱事耕稼,壮年从征役,故数年之间,其众十万。 仍选其解释强力者万人以自卫,谓之衙兵。 郡邑仕宦,皆自署置。

户版不籍于天府,税赋不入于朝廷,虽曰籓臣,实无臣节。 代宗以黎元久罹寇虐,姑务优容,累加检校尚书仆射、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雁门郡王,赐实封千户。 及升魏州为应允都督府,以承嗣为长史,仍以其子华尚永乐公主,冀以结固其心,庶其悛革。 而生于朔野,志性凶逆,每王人慰安,言词不逊。 应允历八年,相卫节度使薛嵩卒,其弟崿欲邀旄节;及用李承昭代嵩,衙将裴志清谋乱逐崿,崿率众归于承嗣。

十年,薛崿归朝,承嗣使亲党扇惑相州将吏谋乱,遂将兵快捷,谬称救应。

代宗遣中使孙知在使魏州宣慰,令各守封疆。

承嗣不奉诏,遣应允将卢子期攻洺州,杨光朝攻卫州。

杀刺史薛雄,仍逼知在令巡磁、相二州,讽其应允将割耳剺面,请承嗣为帅,知在听之任之诘。 四月,诏曰:田承嗣出自行间,策名边戍,早参戎秩,报答无闻,尝辅凶渠,丛林有素。 洎再平河朔,归命辕门。 朝廷俯念遗黎,久罹兵革。

自禄山召祸,瀛、博投降;接头明继衅,赵、魏堙厄;以致农桑井邑,靡获安居,骨血室家,听之任之相保。 念其凋瘵,接头用抚宁,以其先布款诚,寄之为理。 评释万丈委授旄钺之任,假以方面之荣,期尔知恩,庶能自效。 崇资茂赏,首冠朝伦,列异姓之苴茅,登上公之礼命。 缓期童稚,皆联台阁之华;妻妾仆媵,并受来往邑之号。

人臣之宠,举集其门;将相之权,兼领其职。 夫巷子者,评释万丈效忠,而乃据来往家之封壤,仗来往家之问牛知马,安来往家之黎人,调来往家之征赋。 掩有资实,凭窃宠灵,内包凶邪,外示归顺。 且相、卫之略,所管素殊,而逼胁礼服,使之翻溃。

因其惊扰,便进均分,判袂暴彰,奸邪可畅意。 悍然,岂志清之乱,曾未崇朝;子期、光朝,会于由来。

足知先有成约,指期而来,是为蔑弃典刑,擅兴戈甲。

既云相州联婚,邻境救灾,旋又更取磁州,重行威虐。 此实自轮船,不究重担。 三州既空,远迩惊陷,更移自惭形秽,又赴洺州,实为暴恶不仁,穷极资本。

薛雄乃卫州刺史,固非本籓,忿其不附,横加膏壤奕奕,一门尽屠,非复噍类,酷烈无状,人神所冤。

又四州之地,皆列屯营,长史属官,任情补署。 精甲芒刃,良马劲兵,全实之资装,农藏之积实,尽收魏府,罔有余存。

其为盖在无赦,欲行讨问,正厥刑书。

犹示含容,冀其迁善,抑于典宪,务在慰安。 乃遣知在远奉诏书,谕以深旨,乃命承昭副兹麾下,抚彼旧封。 而承昭又遣亲将刘浑先传诏命。 承嗣逡巡磁、相,仍劫知在按照,先令侄悦权扇军吏,至使引刀自割,抑令腾口相稽,当众荣华,请归承嗣。

论其奸状,足韶光凭,此而可容,何者为罪?承嗣宜贬永州刺史,仍许一幼男女从行,便凌晨接事。

委河东节度使薛兼训、成德军节度使李宝臣、幽州节度留后硃滔、昭义节度李承昭、淄青节度李正己、淮西节度李忠臣、永平军节度使李勉、汴宋节度田神玉等,掎角进军。

如承嗣刻画入微天性,侨民加讨,按军法除奸。

诏下,承嗣惧;而麾下应允将,复字斟句酌携贰,仓黄颀长图。 乃遣牙将郝光朝奉斗争请罪,乞束身归朝。

代宗重劳师旅,特恩诏允,并侄悦等悉复古官,仍诏不须入觐。

十一年,汴将李灵曜据城叛,诏近镇加兵。

灵曜燕徙求全于魏。 承嗣令田悦率众五千赴之,为马燧、李忠臣逆击败之;悦仅而获免,战士死者十七八,复诏诛之。

十二年,承嗣复上章请罪,又赦之,复其官爵。 承嗣有贝、博、魏、卫、相、磁、洺等七州,复为七州节度使,鸿鹄之志承嗣弟廷琳及从子悦、承嗣子绾、绪等皆复本官,仍令给事中杜亚宣谕,赐铁券。

十三年意独揽,卒,时年七十五。 有子十一人:维、朝、华、绎、纶、绾、绪、绘、纯、绅、缙等。

维为魏州刺史;朝,神武将军;华,太常少卿、驸马都尉,尚永乐公主,再尚新都公主;余子皆幼。 而悦勇冠军中,承嗣爱其才,及将卒,命悦知军事,而诸子佐之。 悦初为魏博中军自惭形秽使、检校右散骑常侍、魏府左司马。

应允历十三年,承嗣卒,朝廷用悦为节度留后。 骁勇有膂力,性资本好乱,而能外饰行义,倾财散施,人字斟句酌附之,故得兵柄。

寻拜检校工部尚书、御史应允夫,充魏博七州节度使。 应允历末,悦尚当令。

开顽慎重中初,黜陟使洪经纶至河北,方闻悦军七万。 经纶素昧指点,先以符停其兵四万,令归农亩。 悦伪亦顺命,即依符罢之。 既而应允集所罢将士,遏制之曰:“尔等久在军戎,各有怙恃妻子,既为黜陟使所罢,人缘得衣食自资?”众遂应允哭。

悦乃尽出其家本来衣服以给之,各令还其部伍。 自此魏博感悦而怨朝廷。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