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

www.hm2999.com当代文学_儿童文学_西方文学

失去并不难受,难受的是无可挽回(1)

发布时间:2019-07-12 编辑 :本站 / 163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诗歌 > 正文
TAG:

失去并不难受,难受的是无可挽回(1)

今天是9月13号么?  ……是啊,怎么了。   八年了吧,得有。

  什么八年?  我俩认识八年了2005年9月13号到今天,刚好八年了。   嗯。

  我们走错了路,在北京的三环上瞎绕着,夜色很深,老孙困了,一呵欠就是一汪眼泪花儿。

当我说完这是相识第八年之后,我们更沉默了。

车内狭小的空间里,空气凝固起来,我们像两只弱小的昆虫,突然被困成了一块琥珀。

  八年,抗战都结束了。   我很希望打破这寂静,说点儿什么,就没头没脑扯了这么一句,却像根钝得不成样子的针,没能刺破这一层沉默。   怎么办,我想上厕所了。 老孙说。

  刚才怎么不上?现在这哪儿有啊,只能你把我送到酒店了再去大堂上吧。   还有多远?  估计快了吧,你到前面掉头,然后别上桥,就走辅道,再往前一段,拐弯就到了。   气氛舒缓了下来,往事们却纷纷站起了身,一眼望过去,如同人头攒动的操场,凌乱,拥挤。   2005年那会儿,我的日子还像清澈的溪水,叮叮咚咚地流着。 到如今,已经成了浑浊的河,许多事已被囫囵席卷而去。   我望着他侧脸,问,你后来还回过天津么?  好像回过一次,也就那一次。

  去了尖山么?  他一笑,说,早没了吧……那地方。   尖山是过去天津一个卖便宜货的地方。

那一带全是小商贩们租住的破烂旧楼,吃的卖的什么都有,摊位像满口龅牙,参差不齐地挤着,人们摩肩接踵,三教九流。

屌丝这个词在当时还没有,网购也还没成气候,所以我还特拿去尖山引以为豪。   他比我大两届,天津已混熟了。

也许是为了逃避对大学生活的失望,我疯狂逃课,经常和他在城市里东游西荡,吃喝玩乐,自诩上得了友谊商场,下得了尖山市场。   当然,如青春年华中所有转瞬即逝的好日子,我们并没能走多久。   后来我在香港读书的时候,有个晚上和朋友一起去油麻地夜市。 正坐在地摊上吃扇贝什么的,脚下爬来了一只小强,探头探脑,吓得我心跳骤停,扔下一桌菜就要逃。 朋友特淡定,她提着筷子夹着菜依然往嘴里送,说了一句,做人就要能屈能伸,上得了海港城,下得了油麻地。 那一刻我哭笑不得,却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天津,有关那座城市的一切应声跃入脑海,在那个夜晚,像绳子似的把我捆了个严实。